当前位置:主页 > 24小时娱乐 > 正文

欠上亿案款失联“哈佛天才”变“老赖”

作者: 秩名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03

关键词: 亿案, 款失, 哈佛天才, 老赖, ┊阅读:次┊

原标题:欠上亿案款失联 “哈佛天才”变“老赖”

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发布的一条悬赏通告称,告知被执行人夏建统准确行踪线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的公民,将悬赏人民币30万元。该悬赏源于他及名下公司和一家财富资产管理公司的上亿元股权投资纠纷案。10月28日,记者从北京三中院获悉,在悬赏令发布后,夏建统方代理人同三中院执行法官取得联系。

夏建统被称为“哈佛天才”,亿万富豪,是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发现,多个法院把夏建统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新京报讯 近日,被称为“哈佛天才”的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夏建统牵涉一起股权投资纠纷案后失联。该案背后关联着23位购买基金的投资者,他们称因为夏建统的名气和曾经的回购承诺,通过财富公司购买了6000余万元的基金,如今胜诉之后仍无法兑现。

四年前购买基金 承诺两年本息到位

投资人张应(化名)说,2016年前后,他通过网络得知众融财富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众融财富)在推一个叫“安盈智慧城市”的基金项目。2016年1月19日,张应和众融财富签署了投资合同。

张应说,当时,基金宣称夏建统的直接关联公司“福建平潭博勤时业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与投资5000万。总体投资款会汇入一个叫“北京中睿北科投资管理中心”的企业,并成立有限合伙公司,投入到深圳的一家科技公司“恒业智能”。承诺两年之内要把恒业智能并购入夏建统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天夏智慧”,如果不到预期承诺,夏建统会回购总投资款。

和张应一样购买这份基金的投资人共有23名,最少的投资百万,最多的投资千万有余,总计6000余万元。

“虽然没见过他,但是网上不是可以搜到吗,‘哈佛天才’、首批国家‘千人计划’的海归博士。”投资者们说,一方面公开资料对夏建统名声的宣传,另一方面夏当时所持多个上市公司,几十亿的身家,让大家觉得,即使不如预期,也是可以通过夏的回购而拿到本金和收益的。

协议到期不见钱 投资人找不到夏建统

张应说,投资者们签署的协议中规定,每一个季度看“恒业智能”这家科技企业的年报,但是大家收到了两个季度之后,半年内再无下文。“每次都是我们找当时的基金经理李某问,他说多次找夏,对方就是不给。”

虽然怀疑是个“骗局”,但投资人还是持观望态度,等待两年协议到期。两年协议到期时,众融财富告知投资人项目不再延期1年了,但是本金和利息也并没有给付。到期两个月后,2018年3月,众融财富将全国的投资人召集到北京,召开第一次投资人大会,大家才彼此见面。

张应说,因为到期不给钱,他们又和众融财富签了一个协议,要求于2018年4月15日前兑现投资款和收益。但是到了截止日仍未见到钱。

投资人说,在要钱中,还去了夏所持有的联合睿康公司要求见夏建统,都被拒绝。“最多就是委托底下的人王某、迟某(后者目前为天夏智慧的董事长)两个跟我方谈,当时为什么感觉被忽悠,就是有一次,我先进了办公室看见王某,王说夏总在国内,后来迟某进来说夏总在国外,两个人对了下眼神,说在国外。”投资人李化(化名)说。

焦点1

不配合执行 法院悬赏30万寻人

要钱未果,2018年底,众融财富代表23位投资人将夏建统诉至北京三中院,要求对方依据承诺支付收购价款及违约金一亿四千万余元。

但是,从始至终,被告均未出席审判,也未出具答辩意见。判决书显示,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

经审理,北京三中院于2018年12月29日做出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该案于今年2月13日立案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扣划夏建统公积金14万余元,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

一位接近该案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在执行阶段,法官在寻找夏建统的过程中只能找到其公司的人,对于夏的行踪,对方也是含糊其辞,“没实话”。在发现夏建统失联后,法院对他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但至今仍未找到。

在穷尽手段无法执行后,北京三中院于2019年10月17日发布悬赏通告。通告显示,夏建统,1974年10月26日出生,被称为海归企业家,是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现任天夏(中国)集团总裁,2009年入选首批国家“千人计划”,成为在信息工程领域创新创业的5名领军人物之一。

任何公民在未结案前,向北京三中院提供被执行人夏建统准确行踪线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悬赏人民币30万元;提供法院尚未掌握且真实有效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促使该案债权全部或部分实现的,奖赏执行到位金额的10%作为赏金。

焦点2

夏建统一方称“夏总在国外筹钱”

众融财富目前对接该项目的小简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悬赏通告发布后的10月22日上午11点,夏建统一方代表来到众融财富公司谈判,协商还钱方案。

“让我们先协调法院撤销悬赏公告,然后再按照之前协议,首次给我们800万。我说万一不给怎么办,他们说那继续悬赏。”小简说,希望对方先一次给付四千到五千万,“睿康直接说没有钱”。谈判不了了之。

在投资人提供的最近一次谈判录音中,新京报记者听到夏建统一方代表说,“您知道悬赏这影响特别大,夏总现在海外融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否认欠钱啊……也没说他失联啊。”“如果您弄的这个事情,他真的消失了,那大家都不好了。”投资人反复问夏建统究竟在哪,对方在录音中含糊其辞,只说“外边、外边”。

对于这次谈判,投资人说,对方说坚持先撤悬赏令再还一笔钱,后期再分阶段还钱。“我们已经不相信他们了”。

10月28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夏建统一方负责接洽投资者之一的迟某。迟某否认夏建统联系不上,但又称不清楚夏建统本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代理人电话。

■ 延展

夏建统被多地法院列为“老赖”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作为被执行人的夏建统并非身背这一起执行案件,在浙江、江苏、云南等地均有与其有关的执行文书,信息多达32条。早在2018年10月,他便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额高达3.6亿。

这些执行信息中,有未履行的仲裁判决、承揽合同纠纷,还有对银行的欠债、对证券、信托公司的公证债权等欠款,执行标的分别有3.6亿余元、1.2亿余元、2.7亿余元,最低的也有几千万,合计十几亿。

同时,他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等下发了“限消令”,禁止夏建统进行高消费。最早对夏建统颁发限消令的时间是北京三中院发布的2019年2月20日,最近的一次是北京朝阳法院的10月23日。

根据限消令,作为“老赖”的夏建统不允许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然而,夏建统的微博显示,今年5月28日,他出国参与了一场足球赛事。

本版采写、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洋 实习生 陈丽金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